您的当前位置:歌手 内地 马条 你找错了地方
专辑:你找错了地方
歌手:马条
发行时间:2010-12-17
歌曲数:9
播放此专辑下载整张专辑
持续生长的城市作物 ——听马条《你找错了地方》 文/碎岁 除了歌手,马条这样的人还能做什么呢?这不是在嘲笑马条的生存能力,而是对马条太过本真的担忧。但你不必担忧,因为马条一定会成为一位歌手,而且是成功的歌手——历尽十几年的波折还坚持着音乐梦想,还能从壮观的音乐青年群中冲出来,绝对有所依傍。除了执著(即使遭遇最不堪的羞辱,马条也保持着对未来的乐观),他还有更具说服力的成功理由:他音乐自身的实力及持续的创作能力。除了目前我们看到的,马条肚子里还装着更壮阔的风景。 在推出首张专辑《马条》并大获成功后,马条于这个冬天推出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《你找错了地方》,与第一张主打情歌不同,本张专辑则将主题延展到了各个层面,对城市的不信任感像剌目的红灯凸悬在拥堵的路口,让我们的不得不停驻,抬头,顾盼,这并不十分让人舒服,但我们必须面对: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的城市病。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成熟的立体的马条:他怀抱中的吉他突然变得沉重,他的臂膀随之变得更孔武有力,他抬起头,眼神少了一些潇洒,多了几分忧虑。 城市是文明的产物,这是肯定的。但事情继续下去,就越来越复杂了:为了自我实现,我们来到这里,却发现除了与同类拼杀没有别的晋取之途;为了人生美满,我们逃离家园,却在繁华的街上觅不得一双单纯的眼眸。我们蝼蚁一样爬行在钢筋水泥的森林时,我们才发现城市是刀枪不入的唯一巨人;当我们站在摩天大厦感觉到头晕目眩时,我们才知道城市已反手操控了我们:它无时不在鼓舞着我们的恶,一只山羊来到这里也会变成肉食动物。困惑悄悄蔓延,基因变异的种子是什么时候种下的?我们曾尽情挥霍我们的欲望,现在是享受倒逼效应的时候了。 马条显然是敏感的,像一匹误入城市的狼,他发出了自己的啸叫:唉,朋友,你找错了地方(《城市》)。马条这首歌表面在反思都市的现代生活方式,内里则在质诘人性的迷失与唯物的至高无上:一个人在务实上投入过多,他必将在务虚上散离失去。马条用自己的方式提醒着人们注意精神家园的构建难度——当城市一统天下,物质生活成为天然。你找错了地方,貌似平常的一句话提振着全专辑的思想和精气神。 在《切蛋糕》中,马条则表达了他对当下精英阶层的愤怒:我们都是有学问的人/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/我们都是有地位的人……让我们一起来切切切切切切!是啊,“砖家”“叫兽”满天横飞,人们已看到太多道貌岸然却丧良灭心的两面人,普通人还有谁可以信赖呢?还有更令人不安的:问你学了做什么?学了去切蛋糕。马条看出了问题的端倪:就像儿童们在哺乳期喝下毒奶要得结石一样,现在他们在学校里接受的教育,只会把他们培养成一个个手持刀叉的投机猎人,而不是勤劳耕作的朴实农人——猎物稀少的时代,他们就把同类当作猎物。 战斗是惨烈的,伤口是痛彻的,我们卸下厚厚的盔甲,回身空空荡荡。马条不仅书写着人生的销蚀,还书写着销蚀后的木然:任自己去原谅(《奔四》)。这时我们想到了田园,想到了山水,可当我们返乡舶取温暖,却又发现山已非山,水已非水。尽管马条一次次成为舞台上人们欢呼的中心,可他也无法回避自己丧家的悲切,他开始唱《山水》:水被钢筋水泥堵起喽/风雨也就改变文向喽/我们挑着担子走喽/心里只剩下委屈哟。回旋的曲调揪着听者的心,像狂风揪着一场将倾的暴雨,这凝滞的一幕让人欲哭无泪。毫无疑问,《山水》将是马条最重要的作品之一,同时,也是中国民谣的重要收获。 作为诗歌界的前辈,芒克是一个奇异的存在,他是义气与白酒的代名词,也是无数逸闻趣事的原产地与批销中心,在宋庄的酒席上,我也数次领略芒爷的真人性情。除去对历史的若干不同意见,我承认芒爷名作中那早已植根人心的向日葵形象,马条的演绎,让《阳光中的向日葵》展示了它作为名作的多种可能空间,唤醒了其又一重潜在生命力。而对《阳光中的向日葵》谱写难度的征服,也显示了马条非凡的“跨界”能力。我曾几次建议马条,将副歌部分再重一次,因为听得不过瘾,但这种效果正是马条所乐意看到的,显然,这是一首现场效果极佳的作品,在长阳音乐节的舞台上,马条曾用它将万余观众的激情完全引爆。 专辑中,马条重新演绎的一首经典也值得注意,即由吴祖光作词,周璇原唱的《小小洞房》,马条给它重新谱了曲,将其柔情蜜意的杀伤力提高到了秒杀的级别,风情之余又别有一份古典的姣美。而《猜想》尝试着将五十年的细水长流缩进一首小歌,以蛇吞象,穿越感极强并连生妙趣,朦胧中带着烟火温情,辅以高质量缩混过的更醇厚清透的嗓音,和《梦》一起,又是两首上乘的爱情摆渡之歌。它们都将帮助马条圈定又一批女性歌迷。 与许多的首张独大的歌手不同,马条的可贵在于他在前进。他曾奉献过脆如薄冰的《封锁线》,狂热忧伤的《塔吉汗》,美丽清新的《花儿》,困兽犹斗的《五响》,而今他拿出了《山水》,还有《阳光中的向日葵》,他脚下的步子更稳了,他视野中的天地更开阔了,这是值得祝贺的。他曾在不为人知的小道停辛伫苦,他曾用疯狂颤抖的琴弦切瓜剁菜,而今,他大大方方地说:有空的时候,我为你唱首歌。 马条,我觉得他是一匹误入城市的狼,更觉得他是一株持续生长的城市作物,他像一颗种子流落到这里,风不调雨不顺,却硬是在混凝土中生根发芽,并且说,我要结出更多的籽粒来。